玄昌

呃…
瑟莱/佩花可逆不拆(单人的水仙也看(。))_(:з」∠)_
交流大概有些障碍,但我的心是火热的!【背后升起毛爷爷画像(你干嘛】

【瑟莱】听说你很喜欢我

哦,就是好甜(。

t_goldentime:

霸道总裁瑟×大学生莱

老牛吃嫩草患得患失的蠢男人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都已经不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又是在哪里了。

只记得那是一个空气清冽的早晨。









他一向有晨跑的习惯。

在某天跑步时,他忽然想拐进某个看起来绿化很好的小区看一看。

然后就是在那里看见了穿着西装拎着公文包和垃圾下楼的瑟兰迪尔。




哎哟他的小脸长得可真好啊——年轻的基佬莱戈拉斯停下了脚步看着他,心想。

连扔垃圾的动作都这么帅。

带上墨镜以后更帅了我的天。




而瑟兰迪尔当然并没有发现他正大光明的偷窥,熟练地将车开出小区后,很快就淹没在巨大的车流中。




莱戈拉斯看着消失在街尾的车笑了起来,脸庞在晨光熹微中现出温润的光泽,金发微微汗湿,被束成一缕绑在脑后。

在原地站了一会,他才继续自己未结束的晨跑。




这就是第一次见面了。









莱戈拉斯挺郁闷的。




一整天枯燥的课程都没能把早晨的帅哥从他脑海里驱逐出去,反倒是更加期待第二天能够看见他了。

心里稍微有点不知道哪来的惊慌,还有很多很多莫名其妙的甜蜜。

伴随着呼吸困难。




哦…这好像就是初恋了。

我们英俊又纯情的莱戈拉斯模糊地感觉到。

心里像被酸甜的感觉涨满了,情绪不受控制地复杂。




我的初恋啊…









尽管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莱戈拉斯已经决定每天早晨都要准时到他楼下,再心甘情愿地被他喷上一脸汽车尾气。

这样就挺满足了。




可是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

那天他们的遇见似乎只是个偶然,莱戈拉斯此后连续几天都没能在那栋高大的公寓楼下等到他出现。




难道初恋就这么破裂了?

然而莱戈拉斯是个有毅力有恒心的人儿!




他决定从太阳初升时开始蹲守。

拿出当代大学生普遍不具有的早起素质来。

一切为了美好的初恋!




等等人家根本就不知道有你这么个人嘛。









莱戈拉斯真的从五点就开始等了。

即使在夏季,清晨的风还是挺冷的,但是为了不错过帅哥,他只能小范围地绕着花坛跑一跑。




快下来快下来快下来!

莱戈拉斯像打了鸡血一样吸着鼻子非常亢奋。




一直到七点半,瑟兰迪尔才慢慢走下来。

坐在树下面蹲守却差点睡着的莱戈拉斯马上就清醒了。

他看着瑟兰迪尔英挺的脸庞,微抿着的唇角,修长挺拔的身材,忽然发现他也许太高了一点。

比一米八多的他还高出半个头。




莱戈拉斯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发现瑟兰迪尔身后还跟着一个深褐色头发的女人。

这是邻居吗也好漂亮耶。

可是他眼睁睁看着那个美丽的“邻居”亲密地挽住了他的帅哥。




等等。

这和说好的不符啊。

帅哥有女盆友了???

那我呢???

年轻人丝毫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他的脸明显地阴沉下来,兀自陷入了怨妇模式。




可是他看见瑟兰迪尔毫不留情推开那个女人的时候,又觉得他暗恋的对象似乎有些人渣了。




但是显然上帝不会就这么放过他。




瑟兰迪尔在打开车门前,忽然朝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忘记躲避的莱戈拉斯清晰地看见了他脸上缓慢绽开的微笑。

就是这么一个笑容,让莱戈拉斯心甘情愿地跳入了名为瑟兰迪尔的深渊中,日益沉沦。









此后的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莱戈拉斯在爱情小天使的驱使下,每天都活力满满地出现在那栋高级公寓楼下,一边做着热身动作,一边等着金发帅哥下楼上班。




而帅哥再没有和美女一起下楼过。

他始终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早上七点半的时候准时下楼,不慌不忙地将自己的黑色吉普开入繁忙的车流里。




唯一不同的是他总会向莱戈拉斯这边看上一眼,露出一个不大的笑容后再离开。




莱戈拉斯从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被发现了,他只是兴奋于帅哥如冰雪初融的表情。

而且这种莫名的兴奋能持续一整天。




“莱戈拉斯,你差不多就得了啊。思春还没个完了?”

和他同班的女生陶瑞尔如此嫌恶道。




然而莱戈拉斯他不在乎啊。

你爱说啥就说啥,反正我有帅哥了。

这么想着,莱戈拉斯托着下巴,又露出了个更大的笑容。









瑟兰迪尔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有一天早晨他和床伴下楼来,就看到那个年轻人绷着一张俊脸站在对面。

他本来以为他是那个女人的男朋友,就不无遗憾地放弃了蠢蠢欲动想要上前搭讪的想法。




谁知道接下来几天都能看见他满面阳光地在自家楼下做着运动,年轻的躯体上滚动着细小的汗珠,在清晨的空气里散发着微光。

也没见有什么要报复他啊或者其他不良情绪的迹象。




那…我可就要行动了。









莱戈拉斯看着瑟兰迪尔,第一次的近距离接触让他大脑有些缺氧。




“你叫什么?”

瑟兰迪尔很有耐心地再次重复了一遍,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搭讪似乎有些过于…直白了。

可是莱戈拉斯还是没有回答。

于是他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叫瑟兰迪尔,X公司总裁,有车有房,三十二岁。”

从没有搭过讪的霸道总裁瑟兰迪尔先生,第一次的搭讪就开门见山。

酷炫的形象已经快没了,他还在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

“我发现你在我家楼下待了好几天了,不如咱俩处个对象?”




莱戈拉斯·男神形象崩塌·绿叶,感觉有点崩溃。

再年轻也知道这搭讪到底多么拙略。




后来他问过关于这次失败的搭讪,瑟兰迪尔冲他笑了笑,说:

“我一直都是被搭讪的那个啊。”

三十几岁的男人语气中充满了洋洋得意。

这个幼稚鬼。




但是这是以后的事情,我们后面再来讲。




总之,莱戈拉斯憋了半天,只是脸通红地支吾出了自己的名字。

“莱戈拉斯。莱戈拉斯·绿叶。”




“那么,莱戈拉斯,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瑟兰迪尔脑子里的那根弦终于搭上了,他微笑着,又恢复了霸道总裁应该有的逼格。









恋爱来的突然又莫名其妙。

大学生就这么和总裁在一起了。




虽然不会搭讪,但是混迹情场许久的瑟兰迪尔在关系开始后,优势就渐渐显露了出来。

他外表看起来不好接近,脸上的表情总是英俊而冷漠,但是对待自己的恋人却温柔得让人难以想象。




莱戈拉斯以前在意淫他的时候,并没有想到现在生活的样子。

很多人,都必须要亲密接触了,才能发现真实面目。




比如看起来酷炫狂霸的瑟兰迪尔,其实是个生活残废,又热爱宝石。

家里只有在清洁工来过以后才能保持短暂的整洁,而那些值钱的石头就被放在家里各个角落,随处可见。




比如看起来阳光活泼的莱戈拉斯,虽然为了保持体型会去晨跑,却还会在跑完后回家睡个回笼觉。




比如看起来冷淡的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在一起后,会温柔地看着他,包容他因为年轻而突如其来的小脾气。




比如一向通情达理的莱戈拉斯,会因为嫉妒,所以任性地将瑟兰迪尔手机里发来过暧昧短信的联系人通通删掉。




两个人的逼频,意外的契合。

莱戈拉斯非常庆幸,那天跑步拐进了这个小区。

熟悉后的男神,虽然没有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光环,却更加生动了起来。

连偶尔的孩子气也非常可爱。









浑身洋溢着“我恋爱了我好幸福”气息的傻货莱戈拉斯,在上课想着自己对象的时候,又被陶瑞尔看不起了。




“只是一个老男人,你看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

感觉纯真的莱戈拉斯已经不单属于自己的女孩简直恨铁不成钢。




“嗯…也不是很老吧。”

莱戈拉斯转头看看她,傻笑一直挂在脸上。




“多不公平啊!他都有过多少情人了,你却还是初恋!”




“没事儿我不太在意这些啦哈哈哈。”

洒脱得有些神经病的莱戈拉斯倒是挺看得开。




陶瑞尔真是想打他了。

其实只是想把他赶出去自己好和坐在旁边的奇力搞一搞大学生应该有的对象嘛,怎么就这么难?!

“你快去问问他以前的故事啊!”

说着就开始把莱戈拉斯使劲往外推。




妈个叽再不走就要被推出教室了好吗。

莱戈拉斯几乎被推到过道上,不得已只好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教室。




老教授站在讲台上,看着其实挺高大根本藏不住的学生试图把自己弓成一坨出了教室,心里真是感慨良多啊。




十一




没地儿好去的莱戈拉斯只能敲开了瑟兰迪尔的门。

好不容易休个假还睡眼惺忪的瑟兰迪尔去给他开了门,看着他熟门熟路地自己换了鞋盘腿坐在沙发上,并且非常大爷地挥了挥手:

“别管我你接着睡吧。”




好家伙我媳妇儿来了我再自己睡觉去是不是蠢了点儿?

瑟兰迪尔把自己的俊脸塞到莱戈拉斯面前,眯着眼睛冲他笑了笑。

满意地看到莱戈拉斯有点恍惚又开始躲闪的眼神后,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到满脸紧张的年轻人耳边——

“你陪我睡去嘛。”




先不提这个见鬼的撒娇语气是和谁学来的,莱戈拉斯成功地被他像过电一样搞出满身鸡皮疙瘩来。

“好好好你先去床上。”

他不耐烦地把他推开,打算先去个厕所。




谁知道瑟兰迪尔就像高大的背后灵一样,安静地跟了进去。

并且还腆着脸伸手握住了他的鸟儿。

感受到莱戈拉斯回头怒视着他,他懒洋洋地把下巴支在年轻人的肩膀上,催促道:

“你倒是快尿啊。”




莱戈拉斯只能满脸崩溃地安慰自己,男神忽然这么黄暴一定是因为没睡醒。




这要命的老夫老妻模式哟。




十二




终于折腾到了床上,瑟兰迪尔似乎因为之前连续的工作非常疲惫,盖上被子搂好莱戈拉斯就打算睡觉了。

“为什么忽然过来了?”

瑟兰迪尔闭着眼问。




莱戈拉斯翻个身看着他,“陶瑞尔非要让我来问问你以前的情人。”




“那你怎么还不问呢?”




“我觉得没啥好问的啊。”




卧槽。

这难道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好奇心吗?

瑟兰迪尔陡然睁开眼,感觉莱戈拉斯似乎没那么爱自己了。




“真的不感兴趣吗?问问也可以啊。”不死心的瑟兰迪尔看向莱戈拉斯的眼睛深处,试图发现他掩饰的痕迹。




结果莱戈拉斯·心大先生反倒挺不解的回看他。

“有什么好问的啊?”




瑟兰迪尔感觉心塞塞的。

觉也不睡了,一翻身直接咬上了莱戈拉斯的锁骨。




“不睡了吗?”




“不睡了!咱们来活跃一下精神!”




总裁先生,谁用这个来活跃精神啊。




十三




这事儿就在瑟兰迪尔心里塞着了。

从那以后他就总是试图做出什么行为来让莱戈拉斯误会,但莱戈拉斯总能很心大地替他找出做这事的原因,然后依然毫不在意。




老男人瑟兰迪尔不得不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不然怎么能不在乎呢?




被爱情冲傻了的他决定做点傻事儿。

他告诉莱戈拉斯要开会,又刻意调整了行程,和自己的秘书到一家他会路过的公司洽谈合作事宜——波大貌美的秘书小姐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个用处。




一直对自家总裁蠢蠢欲动的秘书还以为自己终于要当上正房了呢。

当莱戈拉斯看见一个美女亲密地挽着瑟兰迪尔从高大的建筑里走出来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跟在他身边的同学清晰地看到了他脸上的笑容缓慢消失在嘴角。




然而他只是再次笑了起来,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继续和同学谈笑风生。

只是给瑟兰迪尔发了条信息,问了他在哪儿。




瑟兰迪尔为了让他误会更深,索性告诉他自己在公司里。




莱戈拉斯皱皱眉,再没有回复他。




瑟兰迪尔还是很得意的。




十四




瑟兰迪尔设想了很多可能会发生的情景,可是没有想到莱戈拉斯停止了同居的计划。

对待他却还是那个样子,笑着,阳光遍布年轻的脸庞。




这让他有些慌乱。




还能不能好好搞对象了?




终于一天吃完晚饭,瑟兰迪尔逮住了吃饱就往床上扑的莱戈拉斯。

为了不让气氛太沉重,他倚靠在床头结结实实地搂住了年轻人。




安静许久,最后还是他忍不住张了嘴。

鬼知道他这岁数了为什么还不如一个大学生能忍。




“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那你没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又是要命的沉默。




在社会里拼搏了多少年的老男人面对自己年轻的情人时,平日里的冷淡强硬一样也拿不出来。

剩下的只有满腔柔情,以及对于这段感情的不安。

他太年轻,还有那么多的精彩没有见过,而他,却已经腻烦了灯红酒绿。

万一有一天,他发现了更加广阔的天地,还会如此需要自己吗?




他思考良多,还是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以及对于爱人愚蠢的试探。

他甚至都已经准备好迎接年轻人毫不犹豫的嘲笑了。




可是年轻人笑了起来,面容柔和,眼睛里隐藏了繁星万千。




“就因为这个吗?”




瑟兰迪尔看着他,因为这反应不在预期之内,只能愣愣地点了点头。




“没有了?”




高大的男人像小狗一样把脑袋凑到莱戈拉斯的肩膀上,浓金色柔软的长发和年轻人奶金色的头发纠缠在一起,长长地垂落下来。




“真的没有了。”

他小声地嘟囔。




莱戈拉斯忽然不说话了。




十五




背对着的姿势让瑟兰迪尔无法揣摩到自家大人的想法,只能捉急地一直凑过去,又试图说些甜言蜜语来哄他。




最后实在心里上下得不行,他索性将莱戈拉斯转过来,让他跨坐在自己的腿上来观察他的表情。




谁知道莱戈拉斯一直在笑着。

一口气憋在喉咙里的瑟兰迪尔终于放下了心。




可是——

“你笑什么?”




“我在笑有人喜欢我喜欢得不行。”




瑟兰总裁的老脸蛋蛋一红。




“谁喜欢你喜欢得不行了?”




莱戈拉斯看着他,只是笑。




终于恼羞成怒的瑟兰迪尔也不争辩了,低下头打算用亲吻来让他闭嘴。

可是莱戈拉斯又推住了他。




求欢未果的总裁先生非常不满意。

“我说——”




“嘘。”

莱戈拉斯眼睛弯着,盛满了自己爱人的影子。

“听说你很喜欢我。”




他伸出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将高大的爱人拉下来,轻轻吻住了他。




“要不要来点儿奖励?”




十六




爱上一个人总是会让本来自信的我们患得患失。




怕自己不够好、怕有比自己更有魅力的人、怕对方不够爱自己。




这种不安让我们做出许多傻事,是自己曾经想都没想过的愚蠢。




可是爱人会包容我们。




因为没关系,听说你很喜欢我啊。



评论(1)

热度(230)

  1. 我是妮妮的增高垫t_goldentime 转载了此文字
  2. 玄昌t_goldentime 转载了此文字
    哦,就是好甜(。